首页 > 新闻 > 健康新闻 > 正文
避孕
挂号科室:生殖健康 同类疾病:避孕男性计划生育节育绝育术后诸症输卵管结扎术后并发症

数风流人物不舍昼夜 奥运村不为人知的“性运会”

2012年07月23日  来源:新浪体育    转载

  美国飞碟射击选手约什-拉卡托斯(Josh Lakatos)在悉尼夏季奥运会才开到一半的时候撞到了一个难题。鉴于飞碟与步枪射击项目已经全部结束,美国奥委会及代表团的随队官员们勒令拉卡托斯与他的队友们立即上缴其在奥运村内三层住所的钥匙并马上滚回美国。可是,拉卡托斯还不想走。四年前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参赛经验告诉他,奥运村的狂欢才刚刚开始,拉卡托斯可不愿意当个错过激情派对的蠢蛋,他请求一位女佣放任自己撬开一所已经清空寓所的门锁时,得到了满意的答:“随便你。”短短几个小时内,拉卡托斯成功占据空屋的消息已在奥运村内不胫而走。

  拉卡托斯的故事绝非特例。事实上,每两年一次出现在地球某个角落的奥运村早已声名远播。在这座城中之城,高、中、低层居屋林立,同时拥塞着密密麻麻的咖啡厅、理发店、商场、舞厅、电视休息室,各色物品可谓应有尽有,除了隐私。几乎成为标准配置的室友驱使着村民们迅速涌向拉卡托斯开发的私人空间。在始作俑者将一楼的一个套间划为私人空间后,一帮敏捷的美国田径队“匪徒”当晚便迅速抢占了剩余的宝贵资源。随后的形势令拉卡托斯大开眼界:“第二天上午,一些看上去来自北欧国家的4x100米接力女选手整队整队地走出那栋房子,身后紧随着我们的小伙子。上帝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女孩昨晚早些时候还在我们眼前的赛道上风驰电掣!” 随后的八天里,涌入这所被称为“射手屋”的男女奥运选手们如过江之鲫,屋里的奥克利粗呢袋很快“套满为患”。这些来自奥运村热心医疗服务机构的小可爱令拉卡托斯幡然醒悟:“我居然在奥运村里开了一家该死的慰安所!我这辈子从未见过如此荒淫的景象。”

  人不风流枉奥运

  冬奥会期间入住奥运村的运动员多达2700名,夏季奥运会奥运村更收容了超过一万名选手,堪称世界上独一二的超级俱乐部。而这俱乐部的会籍只能授予那些拥有傲人天赋或将自己虔诚奉献与强度为常人难以企及的竞技生涯的精英(当然,这只是我们常人的想法啦)。但是, 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组织者如同在街市买菜一般大方采购避孕药的做法黯淡了精英们顶上圣徒的光环。延至悉尼奥运会期间,事先预备的七万个安全套已经跟不上趟了,组织者不得不匆忙加购两万个以满足运动员们强劲的需求。此后,每届奥运会的安全套订单均以十万起计。

  谈到奥运村的故事,巴塞罗纳奥运会游泳项目两金一银一铜得主萨默-桑德斯(Summer Sanders)一语带过:“往事如烟不必提。”,而这也正是诸多过往与现役奥运选手奉行的座右铭。但只要你锲而不舍地追问下去,那些前尘往事也必不如烟。很快你就能窥出端倪,原来奥运游戏远远不限于竞技场,无论冬夏。2008年北京奥运会女足冠军队成员,门将霍普-索罗(Hope Solo)一语道破天机:“性,无所不在。”世界纪录保持者,伦敦奥运会选手瑞安-洛克特(Ryan Lochte)更直接给出了具体的估算:“我认为大约有70%到75%的选手乐在其中,要知道,有时人们就是随性而行。”

  你,准备好了吗?

  通常在奥运会开幕式前一周,随着参赛队的陆续入住,游戏便悄悄拉开序幕。悉尼、雅典、北京的三朝元老,水球队长托尼-阿泽维多(Tony Azevedo)将之比作大学的迎新营,这位即将出征伦敦的老将如此形容道:“紧张,却又超级兴奋,每个人都在蠢蠢欲动,寻找猎物。”

  或许这并不符合你对奥运精英们生活的期待,但却是人之常情。在封闭环境中熬过严苛集训的生龙活虎的年轻人一旦挣脱了记者与父母的桎梏,放虎归山,赛前的激素水平如何能不破表?无节制的饮食、骤减的训练量驱使他们肆无忌惮地发泄过剩的精力,北京奥运会游泳选手埃里克-尚特奥(Eric Shanteau)在进军伦敦前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他知道,奥运村根本就是“一派蛮荒景象,如同一个吞噬你的巨大熔炉”。作为许多人奥运村生活的第一站,餐厅曾中上演的戏码令女足运动员布兰蒂-查斯丹(Brandi Chastain)记忆犹新,“那是我刚到亚特兰大的时候,嘈杂的欢呼声吸引我们一路望过去。天哪,两名几乎全裸的法国手球运动员竟公然在餐桌的另一头互相喂饭!这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无独有偶,在三届奥运会上斩获两金一银的前女足选手,ESPN评论员茱迪-佛蒂非常认同“高中食堂”的比喻,“只是每个人都如此赏心悦目,我们常常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草草进食,细细品味,怪自己太早成家。”

  在奥运村的每一个角落,彩旗飘扬、乐声沸反盈天。“但和普通酒吧不同,共同点令我们的交流更加顺畅自在。”索罗回忆道,“一句你是玩什么的就可以让两个陌生人瞬时找到话题,击拳示好。”北京奥运会铜牌得主,BMX小轮车手吉尔-金特纳认为这样的交际意大利人特别受落:“那些帅哥们总是门户洞开,身着丁字裤来回穿梭显摆。”实际情况正如美国标枪选手布劳克斯-格里尔谈道的:“每个女孩都是热裤胸罩,小伙子仅着底裤,摆明了跃跃欲试。别看生就一副娃娃脸,他们的身体早已熟不可耐!”在北京,就连未成年的体操女孩都同共用训练房的水球与柔道男孩打得火热。当时年仅二十的银牌得主艾莉西亚-萨科拉莫尼(Alicia Sacramone)已经担负起了训导员的职责,她回忆道,“我的社交活动几乎全在一个装满及胸冰水的大桶里展开。比我小的女孩们常常试图通过谈论异性的身体挑起话题,我就得装腔作势地训斥道,你们还真说得出口,把你们的眼睛从人家屁股上挪走!” 可是,很快人们就会发现,“奥运村还真如艾莉丝漫游的仙境一般,是个梦幻般的童话国度,在这里,一切皆有可能。你可以赢得金牌与荣誉,也可以与最性感的尤物共度春宵。”94年冬奥会高山滑雪选手,现奥运会记者嘉里-欣博格的描述着实诱人。不管你的品味如何,奥运村总能让你如愿而归。一位游泳男选手对女足姑娘情有独钟,“她们打扮得像摇滚明星,辣透了!”;金特纳念念不忘男子体操的小伙子们,“他们就像一个个可爱的小毛怪!”;萨科拉莫则有自己的心头好,“要说身材还得看游泳和水球选手,他们可不是盖的!跑步男生?平时看上去总象在做贼,鬼鬼祟祟的。可你还别说,一当他们进入战斗态,简直能够迷死人!”

  不过,梁园虽好,诸位可得挑好时机,选好方式。索罗直言,“如果缺乏自律,奥运村随时可以将你吞噬。”面对挑战,有人选择按部就班,办完正经事再开锣,有的人则将性事纳入赛前热身的常规流程。对此,铅球比赛银牌与铜牌得主、美国运动员约翰-戈迪纳(John Godina)自觉在亚特兰大便已对深夜联谊中朋友们集体消失的把戏见怪不怪,却被在悉尼时的室友震到了。他与那位标枪手的宿舍很快美女云集,香肩玉背美不胜收,戈迪纳感慨道,“恍若置身赌城,你得学会闭嘴。”他的舍友正是格里尔,这位金发帅哥每天要接待三位“来访”的女士,包括一位多才多艺的撑杆跳选手与前火炬手、一位“有强烈支配欲”的跨栏姑娘和一位来自斯堪的纳维亚的“天才”游客;有时约会之间仅相隔数个小时。在格里尔看来,他的许多伙伴都同自己一样,在以自己的方式完成奥运会前的“特训”。事实上他也几乎做到了,在因膝伤退赛之前,格里尔投出了雅典奥运会预赛的最好成绩,或许如他所言,“我在竞技中追逐快乐,如果正好同哪个姑娘看对了眼,我的世界霎时间变得完美,比赛自然不在话下!”尽管如此,一些教练仍然试图通过实行夜间十一点后的宵禁、限制酒精饮料消耗、禁止异性探访卧室(美国游泳队的规定)压制深夜活动。可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曾经勇夺两金四银一铜的女飞鱼阿曼达-比尔德(Amanda Beard)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期间正与另一位选手交往,她的经验是“人们愿意走上一英里找寻偷欢之所。”许多四处巡游的运动员将之归结为人们对于亲密关系的简单需求,哪怕这关系维持的时间再短都好。对于绝大多数选手而言,通向奥运的漫漫征途都须孤单前行,与电影明星们的排场大相径庭,唯有奥运会方能提供一个觅得知己的良机。阿泽维多坦承:“每日朝六晚五的枯燥训练令我们连鬼影都见不到,想想看那种凄惨景象。现在好了,压力消失了,碰上的都是志同道合的人,嘭!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上吧!

  游泳选手总是这场游戏的幸运儿,他们通常早早收官,这便意味着洛克特们将有大把时间“找个当地小酒馆和足球辣妹们开怀畅饮”不过,在雅典,他的队友玩得更过火,直接在阳台上打起了野战,引来骂声一片。洛克特大笑道,“其他队伍还以为是我干的,一点不留口德,但我是无辜的。真的,我一向保守得很。”有鉴于此,泳队教练在北京奥运会赛事结束后专门召集队员开会提醒他们注意操守,但在金牌得主库仑-琼斯(Cullen Jones)看来,这一席训导无异于“鸡同鸭讲,我们的唯一反应是,噢,这可确实挺丢人的。”

  尽管奥运村外赞助商举办的派对花红酒绿,但选手们最想要的,还是把狂欢带回自家住所。很快,完成赛事的选手与尚在备战的运动员间的对峙已经锋芒毕露。瑞士游泳运动员多米尼克-梅特切里(Dominik Meichtry)对此调侃道:“当我们早上六七点才歪戴帽子,醉醺醺地从俱乐部晃回来时,对田径队的哥们深感同情。尽管与整装待发的他们相比,我们看上去就像一帮窝囊废。”随着各项赛事逐一落幕,狂欢持续升温。被拒之门外的室友屡见不鲜,当你看到门把上的短袜,你就应该明白,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家伙。佛蒂描述道,很快,“这场游戏便演变为优秀基因的疯狂派对。”索罗对此深有同感,并感叹于运动员们的超人耐力,“我们都是极端分子,聚精会神的训练后紧随的是毫无节制的滥饮与性爱。在这一生一遇的盛会,每个人都想留下特别的记忆,不管是性、狂欢还是竞技。我见识了许多公开的性爱,在草地上,在楼宇间,他们把自己弄得凌乱不堪。”如果希望拥有一点私人空间,选手们通常会向经纪人或到访的朋友临时借用宾馆的房间。一位美国女士透露,“这时候如果你晒一晒你的奖牌,一切都能水到渠成,这就是窍门。”但奖牌也并非百试不爽的灵丹妙药。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期间,两位德国雪橇选手试图拿着奖牌当钱用,却被欣博格果断拒绝,“他们讲明拿金牌换乐子,我开玩笑地回绝道,谢谢,但我只想玩汤米-莫(Tommy Moe)的奖牌。”德国人对于集体派对的热衷在奥运村中并不鲜见,一位滑雪运动员便向我们讲述了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期间的一个故事,六名运动员,“一些德国人,加拿大人和奥地利人”,一同前往惠特勒奥运村外的居所寻欢,“结果,他们把深夜浴池派对搞成了浴池狂欢。”

  在戈迪纳看来,“这是一次异国他乡的露水情缘,他们都觉得分开后余生不必相见。”欣博格所见略同,“说到底,就是追寻新鲜感。奥运选手天生就是冒险家,乐衷于寻求挑战,比如与操异种语言的人做爱。”这种探险的感觉有时强大到可以超越一切。1976 年蒙特利尔奥运会期间,三朝元老,四枚奥运跳水金牌获得者格雷格-洛加尼斯(Greg Louganis)才是个刚刚出道的初哥,年方16,在与前苏联男孩们交好后不久便加入了他们的卧室派对。被俄罗斯人性解放程度深深震撼的洛加尼斯回忆道,“比赛一结束,我们的菜单上就只剩了鱼子酱、伏特加和俄国香槟,简直可以倒转地球。一开始,我还没搞清楚状况,文化的差异使我觉得俄罗斯人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一些。但很快我就看上了一个男孩,我蜷缩在他的大腿上,他紧紧地拥抱着我,那种感觉异常安全。可是,我们没能继续发展下去,他很快和另一位同性队友搭上了线。”结婚?想都别想……

  最后狂欢 却是未完待续……

  闭幕式前夜,所有赛事都已经结束,所有一切都将重新洗牌,东道主选手通常都会掀起狂欢的高潮。悉尼是一个首当其冲的好榜样,澳大利亚垒球队与女足的姑娘就在篝火晚会上玩过了火,澳大利亚女足姑娘艾丽西亚-弗格森(Alicia Ferguson)开玩笑说,“谁知道奥运村的家具那么好烧,我们惊动了消防员,还好他们都很随和,由着我们围绕着奥运村专属篝火呼朋引伴。”激情不分男女,加拿大男子曲棍球队在家门口拿下温哥华奥运会金牌后,休息室沸反盈天,“路过时,你会以为那是一帮高中生在开派对。”银牌得主美国队队员,NHL职业选手鲍比-瑞恩(Bobby Ryan)如此描述当时的情景,“我喝着酒,看着许多不知来历的人起哄,很快就开始上演限制级镜头了,战场随即转入里屋。”

  当然,还有一个不可错过的派对:闭幕式。弗格森回忆道:“他们通常把我们往体育场一扔,吆喝道,去吧,尽情狂欢买醉,肆意寻乐!我们和一些加拿大人还真就这么干了!”而这些你永远不会在电视上看到。在整场闭幕式上,所有的运动员自行其是,在竞技场内外痛饮作乐。而经历了贯穿整个奥运会的最长赛程的美国女足也终于得以在这场派对中尽情放松。查斯丹说:“轮到我们了,我们已经心急火燎,明早离去前,我们要尽情享受这最后的24小时!”北京奥运会后,这些姑娘们直接将好莱坞搬到了北京城。索罗补充道:“也许我不该说出来,但你知道吗,迎接我们的庆祝会一个接一个,文斯-沃恩和喜剧明星斯蒂夫-拜恩都来了。然后我们决定将派对开回奥运村,我们向保安展示我们的奖牌,引开他们的注意力,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未经查验身份的人马开进了奥运村,这是你们前所未闻的吧。当然,我还可能暗度陈仓,把某位先生带进卧室又偷偷送出,天知道,这是我的奥运小秘密呢!最绝的事情?莫过于通宵狂欢后卸去艳装,穿回运动服在早晨七点上《今日秀》电视通告,不用说,那形象简直是一团糟!”

  对于大多数奥运选手而言,闭幕式后派对便要告一段落。可是总有一些不寻常的家伙,他们还要一路欢歌回家。2000年从悉尼飞往洛杉矶的一趟联航航班由于要运载将近100名奥运选手,不得不在启程前发出告示:“女士们,先生们,如果哪位乘客希望在航程间睡个好觉请与前排乘客交换座席,奥运选手将全部在后排就座。”形势由此开始失控。。。飞机上,拉卡托斯结识了一位姑娘,并在“50排左右的座位上销魂了半个小时”,他回忆道:“每个人都很快融入欢庆的气氛,乘务员的饮料车总是空载而归。格里尔则与一位她不愿透露姓名的著名奥运选手在洗手间激战了一番,“我们刚好都去洗手间,然后。。。正起劲时,我却无意中按亮了求助灯,实在无瘾!”幸运的是,在飞行助理确认了他们的奥运选手身份后,放任他们继续“呆了那是相当长的一段时光。”

  “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秋云无觅处”,这样的故事自然早已在许多伦敦奥运选手们的耳旁心尖徘徊多时,洛克特便是其中一员,“上一次奥运会,我有女朋友,是在大错特错!这一次,我单刀赴会,伦敦的故事必定相当动人,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同样的誓言也从400米卫冕冠军梅瑞特口中脱出,“值得纪念的奥运会少不了那些故事,在北京的时候我太封闭了,这一次,伦敦要记住的不仅仅是我在赛道上的传奇。”同样的,泰勒-芬尼(Taylor Phinney)也期待着在伦敦改写历史。北京奥运会期间,这名年仅18岁的美国自行车神童夜复一夜地坐在阳台上,冲上一层的女子体操队露台扔一些肖恩-约翰逊(Shawn Johnson)被禁口的饼干条。谈到当时年仅16岁的约翰逊,芬尼有些落寞,“她就是一位超级明星,而我只是茫茫人海中的无名单车手。”在约翰逊赢得金牌并与父母搬去宾馆后,芬尼鼓足勇气冲到宾馆大厅,在那里,他们合上百叶窗来了深情一吻。可能正是这殚精竭虑的相思剥夺了小伙子夺牌的希望,“听上去有点蠢,但我真的忘了还有比赛这回事!”

  鉴于职业要求必须满世界骑行,芬尼与约翰逊仅能通过skype维持寻常联络。但芬尼对于伦敦的期待仍然高企,因为六月退役的约翰逊将应赞助商的要求前往伦敦。依然不知如何是好的芬尼反复倒腾着“我会尽可能多和她在一起,也会尽力避开其他女孩。”要这么说,他连奥运村也得躲得远远的了。

相关阅读:

中国奥运会代表团正式成立 33名奥运冠军入围

滕海滨臂伤令人忧 男团排兵捉襟见肘卫冕蒙阴影

20天3次飚出12秒93! 梅里特奥运前施压刘翔

(责任编辑:陈宗银 )

相关推荐

文章关键词:

刘翔将在奥运村接受手术 医院规模不大设备挺全

当地时间8月7日,伦敦奥运会男子110米栏预赛,刘翔意外摔倒无缘半决赛。详细>>

中国青花瓷赠伦敦奥运村 专职医生看护刘翔

“你们终于来了,我们已经等不及你们带给这座城市的兴奋!”奥运村副村长特莎·乔伟尔热烈地致辞。五星红旗已在奥运村上空飘扬,中国代表团的伦……详细>>

伦敦奥运落败俄女排主帅死亡 疑因成绩不佳自尽

俄罗斯媒体消息,现年44岁的俄国家女排主教练谢尔盖·奥夫钦尼科夫,29日在克罗地亚身亡,初步调查后疑为自杀,但该说法尚未得到警方证实。详细>>

国际柔联希望奥运会增加柔道团体项目

)国际柔道联合会主席委泽26日在这里透露,他们正在建议国际奥委会给奥运会的柔道比赛增加两个团体项目。详细>>

刘翔右脚缠厚绷带返沪 能否参加全运会仍不确定

经过10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在英国伦敦接受手术后的刘翔14日上午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详细>>

  • 梁晓燕

  • 刘风华

  • 沈昌理

  • 徐艳文

专家答疑挤痤疮会有什么风险?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 专家在线解答网友疑惑

孙乐栋 主任医师

擅长:擅长系统性红斑狼疮、天疱疮等自身免疫性疾病....[详情]